精英小说网 > 西游之妖皇崛起 > 第二章 记忆融合
    老白嗅着少女清馨的体香,不由得有些脸红,血液激荡。

    那女子却习以为常,一直用玉指轻抚老白后背上滑亮的兽毛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半盏茶功夫,老白只觉得一股热气直上天灵盖,顿时从虎口中喷出了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“小白,你怎么了,是不是伤势又复了?”女子顿时惊呼,连忙把老白的虎躯放在了碧玉雕花万工床上。

    “头...头痛...”老白双眼迷离,只觉天旋地转,头痛欲裂。

    嘴边刚挤出三个字便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大量的记忆片段在老白的脑海之中涌现,并且与之融合。

    原来,这只白虎是在一次争夺千年参草的时候,被十几只小妖围攻,而受了重伤。

    最终,他撂躺了众妖,但却因经脉被灵气、真元涨破太多,自己也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是这白衣女子救了他。

    提起经脉涨破,却是说来话长。

    这白虎妖本身乃是天地异种,身怀洪荒白虎圣兽的精纯血统。

    这一族,血脉稀少,但每一只,都身怀大造化。

    白虎妖天生便具有鲸吞天地灵气以及他人元气的强大能力,几乎是平凡妖类吸收灵气度的百余倍。

    自然,他们的肉身强度在每个修行的阶段,都是一些大妖的十倍不止。

    但天道法则一饮一啄,白虎一族在使用术法的时候,消耗元气的度,同样也是凡类的十倍不止。

    白虎妖在那场战斗中,因为敌众我寡,自身真元损耗巨大,最终动用了天赋神通,吞天大法,吞噬了十几个小妖的真元,才堪堪胜出。

    可十几个妖精的真元何其多,最终,他自己的经脉也被涨破了八成,差点没自爆而亡。

    在白虎的记忆碎片中,老白了解到,这缥缈若仙的白衣女子,名唤白荷,乃是一朵荷花受了天地灵气、日月精华,而幻化出的精灵。

    二妖朝夕相处了三年,为了白虎妖的伤势,白荷整日辛勤地在这座岛上开采灵石,每到岛屿的领主放私俸的时候,白荷都会把自己那份一股脑地丢给白虎疗伤。

    可白虎的肉身就像个无底洞,白荷整整三年的灵石俸禄,又经常自损真元为白虎妖疗伤,也不过才修复了他七成的筋脉。

    而白虎妖本身乃是结丹期的修为,重伤垂危三年,妖丹几乎枯竭。

    筋脉虽然修复了一些,但那十几个妖族的元气却一直在他体内肆虐,一直迟迟没有被消化干净。

    就在老白穿越的那一刻,正好也是白虎妖在竭力消化最后一缕妖族元气的时候,不料天雷袭来,魂归天地,被老白占据了肉身。

    白虎妖的记忆碎片有如繁星点点,与昏迷中的老白的神识不断地融合着。

    那些记忆中,充满了对白荷的感激,与愧疚。

    这三年,看着白荷消瘦的妖身,每每白虎妖愧疚难当地劝白荷放弃,想要自爆绝世,那姑娘都会莞尔一笑的答复他:“放弃你?我怎么舍得!你可是我捡来的宝贝,我还指望你以后功力回复,替我去教训那可恶的领主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是百兽之王,天赋异禀,将来一定能成为一代大妖。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,还能成为妖王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养伤,到时候,我抱着一只妖王出去采灵药,看谁还敢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白虎妖的记忆不断地在老白的脑海中打转,白荷那一句句贴心的话语与可人的容颜,令老白在昏厥中,都几乎潸然泪下。

    有妖待尔如此,夫复何求?

    当记忆全部融合之后,老白的灵魂彻底回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感受着白虎妖离去时心中的不甘与留在肉身中的怨愤执念,老白知道,这,便是他欠下的因果。

    深重的因果。

    “兄弟!你安心去吧,你放心,以后只要有老白我在,一定会竭力照顾白荷的周全。”老白在心底长叹。

    此番心意一出,虎躯中的执念顿时有如清风拂柳,立刻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而老白自身,也渐渐地从昏迷中醒转过来。

    此时,山洞外已然月明星稀。

    老白睁开双眼的第一刻,白荷那伏在石窗边紧闭双目,一脸疲惫的样子便映入了他的眼帘。

    此刻,白荷的一只玉手还搭在老白的一只虎爪上,这丫头显然是累得睡着了。

    可老白清晰地感受到,依旧还有缕缕真元从那只玉手上传来,渡进他的肉身之中。

    “傻丫头!”老白心中咕哝,眼角隐约有水光一闪而没。

    “老白我,这是欠了你多少啊。”老白叹了口气,连忙抬起另一只前爪,轻轻将白荷的玉手挪开。

    “嗯?”元气传输被打断,白荷顿时嘤咛了一声,悠悠醒来。

    看着这姑娘睡眼朦胧的可人模样,老白立马咧着大嘴岔傻了吧唧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心说:这丫头,真好看额...

    “小白,你没事了,太好了。”白荷揉了揉双眼,看着老白那傻样一脸惊喜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荷,我没事,我的伤就快好了,以后再也不会拖累你了。”老白一脸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咚”白荷轻轻赏了老白头顶一个弹指,打着哈切说道:“说什么呢,我们是一家人,哪有什么拖累不拖累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的伤势好了,我就开心了。”白荷一边站起,一边补充道。

    老白听着姑娘那可人的声音,心中暖暖得。

    怎么忽然就成了这样?

    孤儿那么久,突然有了家。

    家里的物件哪怕是垃圾都很壕,虽然壕无用处,但是还有个贴心的姑娘。

    而且,姑娘还是个体贴温柔的大美人。

    老白心中感触颇多,一时间,即有些受宠若惊,又有些压力山大。

    他操控着还有些不太熟悉的虎躯,从玉床上爬起,而后,一个纵身,跳到了不远处的梳妆台上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去?”白荷一脸的疑惑。

    日落西山,天色已晚。

    石洞中一处大木床处于正东,是白荷的,而在北墙边,则是白虎妖自己挑选的一张精致小床。

    一般到这个时候,二妖都是谈笑一番之后,便各自梦周公去了。

    “我感觉身体好了不少,想出去走走。”老白闻言顿了顿,说道。

    他心中藏了诸多心绪,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,并且,出去了解一下这个新世界。

    怕白荷担心,他紧接着又补充道:“顺便,我想再尝试下能不能自己吸收日月精华疗伤,这样,就能让你轻松些了。”

    白荷闻言,亦是心中一暖,一边挥手施了个术法在床榻边幻化出了一个粉色纱幔,一边爬上床,叮嘱道:“不要走太远啊,不行就早点回来。我有些倦了,先睡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放心吧。”白虎点点头,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便虎躯一跃,向山洞外走去。